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咪好久沒打心情抒寫了XD

(突然不習慣這種落落長與內容無關的瑣碎標題XDDD)

所以來胡言亂語一下

高三了其實這種暴躁的碎碎念應該會比較多不過大部分我都寫在日記上了

12/13沒有唸書吃很多的星期六晚上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簡單來說只是幾樣牢騷

大部份關於學校

一個高三老人對學校不滿的吐槽XDDD

今天下午上歷史課,太后超威的啊連續上了2小時半冏

她本來三點半要結束說時間到了

但我們說上次歷史課的老師上到4點

太后就說:哇她上到4點喔,年輕體力就是比較好(眾笑)好那我輸人不輸陣(台語)繼續上吧

XDDD於是乎又繼續上到將近4點總算把外國史上完

我們班的人超亂來,老師剛要上課的時候(坐在同一區)齊聲喊:太后千歲千千歲──

我忘了太后說啥總之是很敷衍地回應幾聲XDDD

上完課後眾人是說:謝謝老師──

我們班的人是隔了一陣子後齊喊:謝主隆恩──

真是搶鋒頭的一群人,還坐在正中間的那一區咧XDDDD

好了上面是偉大的太后下面是對學校的牢騷(?)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上上星期駱以軍來演講,有一些不成感想的個人碎碎念XD

先放關於這場演講簡介的新聞內容吧,摘自從牛頓到愛因斯坦此部落格,裡面有很多滿實用的新聞很不錯唷ˇ

大師飆故事 雄女笑翻
manbeast | 20 十一月, 2008 07:51

大師飆故事 雄女笑翻
2008/11/20 
【聯合報╱徐如宜】 由中鋼集團教育基金會與聯合報主辦的「青春路上~與大師相遇」,第一場邀請作家駱以軍主講「故事的引渡」,他以故事包裹故事的敘事手法,引領學生們進入情境,鮮活的人物彷若眼前。

獲獎豐富 重視熱情

 
「青春路上─與大師相遇」首場講座,邀請作家駱以軍演講「故事的引渡」。
 
四十一歲的駱以軍,曾獲台灣省巡迴文藝營創作獎小說獎、全國大專青年文學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推薦獎、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台北文學獎等。出版小說集《我愛羅》(我愛羅是散文集吧?)、《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降生十二星座》、《遣悲懷》、《月球姓氏》、《妻夢狗》、《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紅字團》等,最新作品是《西夏旅館》。

駱以軍指出,大陸作家前輩王安憶前次到台灣,在兩岸跨世代小說家對談中劈頭直問:你們這個世代的小說家,還有說故事的能力嗎?還有說故事的熱情嗎?這問題其實質疑了這一代經驗是否匱乏。

在經驗高度爆炸的世代,小說的呈現已不再如以往。駱以軍表示,各位所掌握的「感官經驗」,可能是百年前同齡者的一千倍、一萬倍,例如戰爭、海嘯、火災、星際等,透過電影、新聞等影像,大量偽經驗,失去景深。

喪禮說起 千人傾聽

 
雄女學生融入曲折離奇的故事情節中,對駱以軍說故事的能力十分佩服。
 
駱以軍在近千名雄女人前,展現「說故事」的功力,成功營造一波又一波的情節高潮。他從父親的喪禮開始說起,熟悉的巷口,老房子的氣味,窗樹暗影幢幢,父親回到老家嚥了最後一口氣;被形容成神祕組織的助唸團,成了一股群體力量,「承載了單一個體無法承載的孤寂與悲傷。」

原本哀傷的葬禮,在駱以軍的口中,卻像齣黑色幽默劇;這些長長的鋪陳,又引出了「六個抬棺人」的故事。依照習俗,長子為亡父執幡,身為次子的駱以軍要捧香爐,還必須找出六個朋友幫忙在出殯時抬父親的棺木。

駱以軍第一個想到可以幫忙抬棺的朋友,是大學同學「宇宙無敵大衰腳盧子玉」。盧子玉紫薇八字命盤裡無半顆主星,每件事都衰到爆,碰上他的人總是倒大楣;盧告訴駱,高中有回死命擠電車上學,正吊在車門時,後頭有個北一女的學生抓住他的書包,被他一抖就栽下去哩。「那個女學生後來勒?!」駱驚訝的問,盧搖搖頭,成了一個謎。

故事在幾年後又有了驚人的轉折,駱以軍參加老婆的一個聚會,其中有個女孩子長得很標致,額頭上卻有一道疤。駱好奇的問起這道疤,結果,這個女孩竟就是當年被甩下車的北一女生,頭撞到月台流了好多血。最誇張的是頭昏眼花之際,還冒出一個歐巴桑大喊:「大家緊來看喔,有一個北一女的跳軌自殺咧!」當女孩痛罵當年那個沒有禮貌的惡男時,駱以軍說自己只能皮皮剉、佯裝不知情。

提起褲子 逃之夭夭

駱以軍到眷村盧子玉家中作客,盧媽媽為招待兒子最好的朋友,作了一桌豐盛的素菜,駱一掃而空,還把盧家一個星期的水果量吃光,接著跑到廁所狂拉,「匡噹」一聲,馬桶竟然應聲而裂,嚇傻的駱以軍提起褲子逃之夭夭。

「駱以軍你實在太不夠意思了,把我家馬桶拉爆了還不講!」盧子玉一個星期後再見到朋友,念了幾句,說到這馬桶壞了一個禮拜,全家無法上大號,從事軍職的父親還為每個家人分配了「拉屎路線」,全場笑翻。

頻頻追問 意猶未盡

第二個抬棺人是「W」,W後來愛上駱的朋友「狗妹」的室友「H」,在一場糾葛中,駱說了一輩子讓自己後悔的話。「當年太年輕了,一些行為源自於經驗的匱乏、教養的不夠。」駱以軍表示,如果時光倒流,他或許會好好的處理馬桶事件,或是對朋友說出得體的話語。

演講結束,駱以軍才講了兩個抬棺人。「另外四個呢?」雄女學生一直追問,駱以軍微笑不答。這一堂高潮迭起的演說,最大目的是希望年輕學子,多培養說故事的能力與熱情!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