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是我跟我爸的故事,真的好丟臉)

晚上吃飽了畫畫,之後缝一下娃娃,然後很愛睏所以躺在床上睡了半小時,好熱

早上可能有點早起,在床上清醒地待了很久不斷妄想,腦補萬歲XDDD

物裡學把我最後一個書套用掉了,注意此裡非彼理

妙夫在msn上使喚我去買商品,CWT不是那麼好擠的吧笨狗!

聽到可怕的事情可以當素材用(呃?)

喔喔截稿日快到了(何)我的手稿(淚目)可是最近很勤勞(哪裡)

我已經連續好幾集的鋼鍊錯過了啊(淚目)雖然會重播其實沒差

暑假快到了耶(茶)(你從多久以前就開始放暑假了)

我是笨蛋=3=

兩個月沒打這分類了,現在滿腦子妄想。

以上跟以下沒有關係。

 

 


我未曾觸摸過那樣的空氣

一種冷意、沒有雨意

或者其實只是不會有任何暖意,一如我們觀看其他事物時所想的

只是那日波光才發現不是細碎的

柔軟地搖來晃去

從來不忠實地呈現,光

原來這是一種現實

原來那是一種現實

我只是忘記或者不能想像那樣的空氣

而不想要負責


疼痛在心口原來有時候是找得到原因的

也許寫在從來沒看見內容的那張紙上

也許寫在血液裡

也許寫在走路時每一步裡

但有時候也許只是死去了,隨著疼痛一起

到時候就沒有什麼了


原來還是會冷,只是偶爾會忘記

因為沒有什麼是絕對必要的,你要這麼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