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哇我買回家的85度C提拉米蘇快吃完了,我發現冷凍之後吃比較好吃耶,有一點像冰淇淋的味道XD(我姊曰是因為本來組成成分就差不多=v=)

不甘不願地勉強開始整理房間,先從好下手的書櫃開始,丟了一堆教科書在地上心情真好(何)

基本上是過著太多書不想啃的日子,老爸給我一本法學方法論,說不錯要我當成武俠小說看一看。你確定這有可能嗎!

終於拿到德國軍事史了,好厚,果然政府出版品就是比較便宜

因為挑糞吐槽我一定不會發網誌所以決定發個一篇給她看(你是怎樣)

日記節錄。基本上我的日記只分三部份:花痴、語無倫次跟很敷衍的生活紀事,我盡量選出能看的部份(?)

其實我很多篇日記都拖到十二點以後才寫(掩面)

 


5/30凌晨

努力要把這枝筆用完。
來講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我是一個容易靈光一現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人。也就是沒什麼理由,就是突然想要做某事也很固執但又容易突然改變心意。
所以其實討厭對他人宣告什麼決定因為後來閃電般改變決心(?真的能稱之為決心嗎)時面對他人總支吾汗顏無以言說。


6/3凌晨

「這世界以一種不容拒絕的方式述說美麗與殘酷。就算一道牆倒了,那傷害已經不能彌補了,就算裝成什麼都不知道也一樣。『得到他的心或者死。』你說,還沒有如此絕決卻更加不堪。遷就、貶損自己,沒有聲音,沒有面孔。也許,我說,世界本來殘忍如此,我等本來卑下如此。原來一道牆即是一道傷,撕裂過的永不和好,只是癒合而懂得以新的交接融合帶共處,以為同樣屬於一個地方。是不是?……」


6/4→5

說真的,共產(社會)主義本質都很天真可愛,立意良善。
其實我很羨慕真誠信仰奉行社會主義的人,因為他們是如此認真地相信某個單純乾淨的事物,很有勇氣。
……
各個年代都有盲目服從的信仰、都有我們不願去正視的污點。
去質疑那樣的信仰、去摸清如此的汙點是我做不來,或說不想做的。


6/7→8

「那其實只是一句話,我們以為可以是全世界的話。偶爾我只是好奇:是你太天真還是我太怯懦?有些東西也許一輩子等不到、也許有些東西不斷得到,我們該怎麼判斷?如果有亙古的真哩,想必我們未曾掌握過。……」
……
這不知怎麼像一句警惕的尖銳棘刺,問我是否準備好以後該用如此標準審視我所學的一切。


6/8晚上!

星期六拿給阿東簽畢冊,因為有人要問他問題,我就曰沒關係老師簽名只要一瞬間就好了。
阿東曰:一瞬間喔,三年也是一瞬間啊。
我和阿旭笑了,我曰:感覺好傷心喔。
阿東曰:咦?會傷心嗎?
我OS:老師你不覺得一瞬間老了三歲很傷心嗎!
恍然,真的。
哈,果然無所事事時間會過得很快,回頭還會覺得疲乏空虛吶。

6/10凌晨

我們好像總是期待一種美麗而盛大、富有紀念性的時刻,以一種美好的儀式來迎接某種況狀、重要的階段。
但事實是時常就這麼過去了、沒什麼蕩氣迴腸驚天動地的美麗過程。人生往往而如此呵。
啊啦想睡了ˊ口ˋ還沒打畢業感言因為一瞬不知道說什麼。
情緒太過紛雜的時刻呵,還是不知道該挑哪些出來敘說。
然後現在想睡不知該寫什麼、又陷入一種怠惰。
想睡。
……
阿為什麼筆突然沒水啊(火大)
X的……而且我又愛睏(頭疼)
有些是失去了不會再重來,而時間是失去了就不可能回去,每個人當下都只能做一種選擇、僅此一次沒有別的可能了。
不知為何最近偶爾想起這話。
「幸福的時刻,我每每感覺無常。」
忘了朱天文還朱天心寫的,在某人文章中看到的。
我是偶爾。


6/11凌晨

上網看了一個先前說自己母親臨時急病進加護病房,所以延更新的作家,她在5/6 po曰母親過世,無限期停更。
人生如此。
多麼令人驚愕。
瞬間無以言說。
離闊如此、教人心痛。
我一向不擅安慰人。
像一種偏執、一種難以滿足的無饜感,對於某種說不上來的休息的渴望。
我們總是浪費生命。
在公園、或說社區運動場上看見有個人在練習機車,遙遙地只見車頭燈圓圓亮亮地偏執地繞著圈。像進行什麼自我信念、意志的貫徹。
怡伶笑著說這麼認真一定會過的啦。
而我想起還未問出口因而尚未開始的機車練習。
……
從來沒真正為哪個階段做什麼下定決心的改變,只有當下的堅持、以後的事無法想像。


6/11晚上11點!

來的時候雨很大,頭一次嘗試側坐,頂有趣。
裸露出來的小腿和(換上拖鞋的)腳盡情淋著雨、濕淋淋的、雨不斷打上。好有趣。
有一點笑出聲但必定湮沒在雨聲中。


6/12

阿公很可愛地對我說:不過吼以後台灣變成大陸的,大陸的法律和台灣不一樣喔。
呃我汗。
那是昨天的事,今天下午阿公貌似和媽媽又說起一樣的事,媽媽竟回曰不會啦都一樣啦都是抄德國的啦!
呃你的重點偏了喔……

 

先打到這樣好了ˊ~ˋ

想去看電視了,反正也不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oyo19910324
  • 這篇網誌根本就是我激出來的麻
    是說你的日記也太少
    嘖嘖隨性的人阿

    看到你旁邊的cbox都在講誠品
    就讓我想到.....宜蘭的金石堂倒了!!!!
  • lazymaple
  • 我的日記很多的(正色)
    大概一天有五百字以上,我只是選出比較能看的部份,不然其實很多部分都是在發花痴……
    順帶一提,我是從2007年的最後一天開始寫的,每天寫
    在這之前是從小五還小六吧,寫到高一上,斷斷續續看心情、間隔天數不定地在寫


    我很少去金石堂耶
    宜蘭有誠品嗎?
    你是難過不能買書還是沒地方白看書XD
  • yoyo19910324
  • 我曾經有寫過日記
    不過很快就放棄了
    根本就沒有恆心也懶的寫

    宜蘭有誠品
    但在宜蘭市!!!位於羅東要搭火車和走15分鐘的路
    太遠了ˊˋ
    現在只剩金玉堂讓我看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