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下午請假回家搭高鐵北上,晚上住在超高級飯店;星期五早上在台大考了另一個次元的物理數學,晚上在台中阿公家睡覺;隔天早上出門去交大,下午參加團體座談,搭晚上的高鐵回高雄。

中途穿插的是會冷吃飯看電視搭車聽MP3及不耐煩

推甄個申之旅在此完成一半,接下來還有連續兩個周末要跑,嘖

最近都沒有唸書,也沒有趕稿,難得開始喜歡上電、磁學,卻還是考得很糟糕;考物理時緊張到把伏特看成瓦特,我完了

馭墨沒有進決審真有點殘念,我很想在第11屆留下什麼捏。

預備睡到兩點後。

最近在youtube上找銀魂來看,因為太多集所以抓下來似乎不太對(笑)

先聽過阿虛的吐槽聲再聽阿銀的吐槽一時有點不習慣,除了吐槽方式的不同主要就是聲音高低的不同啦(笑)

然後也默默地被石田彰的桂一瞬間愣到,也是比我想像中的低,因為我印象中的石田彰聲音是很乾淨清新那種型(笑)

說到杉田智和我就一直想到他的歌聲被老姊鄙視(大笑)

(有一次我在聽阿虛的角色單曲,我姊聽到問曰:這誰唱的啊?語氣聽起來很嫌棄。我曰:喔這是阿虛的角色單曲,杉田智和唱的。她曰:杉田智和喔,難怪,他唱歌真的有夠難聽的。)

(然後我現在在聽森川跟杉田的合唱曲XDD)

以下內容跟以上似乎是有關係的(?!)

 

 


K微微蹙起眉,幾不可察,真的沒人發現他端整的五官呈現的表情除了認真以外,滲進了極少的不悅還有──害怕。

不過那也是因為他身邊根本沒任何人。

四周很陰暗,很安靜,除了一點點風聲和細碎的草動聲。非常地平靜。

若問問他的玩伴,他們對K在捉迷藏這個遊戲的能力評價如何,十個有九個會說不太好,唯一一個會說:爛到無藥可救,簡直像他的腦子一樣死板。

的確K常常是捉迷藏中前幾個被找到的人,因為他從沒有真的很認真地去玩這個遊戲,但是他要是認真玩了會不會表現比較好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他這次倒是很偶然地發現了這個藏匿的好地點,而到現在,遠遠超過他以前被找到的最長時間紀錄的期間中,他就一直這麼安靜地、一動也不動地躲著。

四周很陰暗,很安靜,除了一點點風聲和細碎的草動聲。非常地平靜。

K覺得除了風聲和草動聲外,開始攙進了一點聲音──他似乎開始耳鳴了。

彷彿是承受不了週遭靜謐的重量,他的耳朵開始抗議似的。

誰來……找到我?

K心中默默浮起這個想法,同時微微蹙起眉,幾不可察。


唰。

劈哩。

突然不遠處響起了聲音,似乎是有人走來,踩在草上的聲響。

K慢慢抬起頭,有一個人影在傍晚昏黃孱弱的光線下向他漫不經心地招呼:「唷,K。」

是那個總是嫌棄他捉迷藏技術差勁的男孩。

K倏地站起身,有些踉蹌地朝男孩走去。

要是男孩當鬼,他永遠會第一個抓到K。

他會對乖乖走出藏身處的K說:「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玩啊K,這時候就應該要把鬼打昏再跑去別的地方躲起來啊。」

「這樣是不對的。」而K會靜靜地反駁,認命地當起下一輪的鬼。

然而他從來就找不到男孩躲在哪裡。

而男孩總是能找到他。

K走到男孩面前,在一步之遙的地方像是絆倒似的身體往前一跌,恰恰抱住男孩的脖子,頭倚在男孩的肩膀上。

男孩罕見地小小嚇了一跳:「……K?」

K很小聲地開口了,他不知道男孩有沒有聽見,也許沒有聽見最好:「讓我抱一下就好,我發誓這時候心底想的不是你,」

想的絕對不是你終於找到我太好了。

 

789字,唉,天啊。

有一種最後兩句和前面跳接的感覺XDD

可是兩個都是我很想寫的橋段=3=

所以合在一起寫(你誤)

所以標題有點煩惱,然後就隨便訂,只跟最後面有關(你去死)

我發現我這個系列會一直開坑

下次想來寫11題跟14題,可是又很想把那兩個寫成長篇XDD

山海經及倫敦+超厚的義大利到手ˇ

不過得先把我的迪諾跟閃亮亮的安東看完。

凌晨,不乾爽捏。

本來想把男孩的名字打出來,可是他不管用哪個代號感覺都好奇怪所以決定放棄。

K很可愛這樣子(笑)然後很智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