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全國雄女制服日!可是我沒穿因為手邊沒制服(毆)還有我今天要去聽橙草的演唱會(無關)THE WALL離學校好近XD

反正這部電影都要打心得當報告交出去,不如先記錄一些,以免到時候正式開始打的時候記憶淡掉打不出甚麼,因為網路上也沒有影片讓我複習XD

這部其實九月中就上映了,可是那時候我沒空看,前陣子看到台北光點有在放我就買票去看了(題外:台北光點很漂亮噢,雖然我為了找它迷路了不過證明是我自己腦殘)

雖然說一次上映的是兩部《切:28歲的革命》《切:39歲的告別信》但是其實本來是一部電影,只是因為長度太長切成兩部……氣死我了騙錢(掀桌)害我只能看其中一部因為沒錢(枯萎)就有種不完整的感覺ˊˋ

先貼個簡介跟照片騙字數加頁數

 

1955年,「摩托車之旅」後,出身阿根廷,具有醫學背景,對革命充滿熱情的恩奈斯多‧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在墨西哥城與準備策動古巴革命的卡斯楚宿命性地相遇,也開啟了近代革命史上最令人動容的一頁。

1956年11月25日,搭載包括格瓦拉和卡斯楚在內,一共82名武裝人員的「格瑪拉號」遊艇從墨西哥海岸的圖克斯班出發,在驚濤駭浪中航向古巴。甫一登陸,這支名為「七二六運動」的游擊隊便遭到親美政權「巴蒂斯塔」政府軍強力鎮壓,同行僅12人倖存。那一年,「切」才28歲。

殘餘的部隊在馬埃斯特臘山中安頓下來,並獲得當地農民、工人的支持,勢力逐日壯大。而格瓦拉卓越的勇氣與軍事才能漸漸獲得卡斯楚賞識,成為他最倚重的親信與伙伴。1956年12月27日,革命軍已掌握幅員達8000平方公里的廣大土地,以及50萬人民的支持,與政府軍的總決戰即將展開!

1959年1月2日,由格瓦拉及卡斯楚所率領的革命軍成功佔領首都哈瓦那,親美的巴蒂斯塔流亡出走,古巴共和國宣布成立。這個消息震撼了全世界。

而後,儘管在新政府內陸續擔任央行總裁、工業部長等要職,並於1962年代表古巴參與第19次聯合國大會,格瓦拉卻在與蘇聯關係、援助第三世界革命等諸多問題上開始與卡斯楚產生無可彌補的歧異。

「……保持革命者的完美形象,我只能選擇戰鬥,選擇一個鳳凰涅盤式的壯美結局。」格瓦拉說。

1965年4月,他放棄古巴公民身份,秘密飛往非洲剛果,貫徹世界革命的終極夢想!「切」,即將39。

 

等等我把它完整地看完才發現,什麼叫做「宿命性地相遇」跟「最令人動容的一頁」啊冏,聽起來好……算了我不說了(?)

在看這部片之前我本來想先複習一下摩托車日記,不過後來還是沒有XD雖然在地理課看過,不過印象已經有點模糊了,應該說,我怎麼都想不起來那部片的結尾

不過這基本上不妨礙我看28歲的革命。

因為我耍呆迷路了,所以進去的時候已經開始了。

我記得的第一幕是這樣的:(黑白片模式)一個男人叼著菸(或雪茄?)在擦皮鞋,電視上在播放新聞,講述切格瓦拉的事情。

我不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切格瓦拉(嗯事實上有很多人的臉我分不太出來)(靠)但如果是(我覺得應該是)那麼這幕給我的感覺,的確足以和之後電影中以黑白畫面呈現的片段中的切格瓦拉非常符合:瀟灑不羈,自適而有點任性的意味,彷彿革命青年一種張揚的魅力未曾也不會逝去。

也許是,我想,在正年輕燦爛的時候死去才是最美好的(請不要跟我吵說39歲已經不年輕了冏)

再來是正片(?)

一開始我其實不是很喜歡這部電影的拍攝方式(你跩啥)畫面移動得太快(你很煩)

但是我喜歡最前面那段的地方是:那時候只有他跟卡斯楚兩個人(我沒記錯的話)而切格瓦拉在那段時間中,不斷不斷地咳嗽,並發出氣喘時的哮喘聲、好像要窒息般的刺耳呼吸聲。

場景在外面綠意盎然的山林以及晦暗的室內中切換,我莫名喜歡這種反差,還有始終貫穿其中的哮喘聲。那時候畫面還不怎麼會定在切格瓦拉身上,或者是說,定了也沒有像後面一樣無法忽視的存在感。他在那段影片中給我的感覺就是,他不過是個平凡的年輕人,有點惶亂地在這場戰爭中奔竄。

再後面其實有點讓我措手不及,當然不是非常清晰的回憶了,但總之我記得是,莫名其妙地,剛剛還有些脆弱而無足輕重的年輕人竟然一躍變成隱隱有領袖風範散發出來……

我說你不會是偷偷吃了什麼犯規的補物所以等級大幅提升吧(全錯!)

對了,其實我是看了這部電影才知道原來卡斯楚的名字叫菲德爾XD

唉唷打一打突然好累(?)決定休息一下因為眼睛也有點酸,其他的改天再補好了,反正我日記裡面也都有記錄(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