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這是我報告版的心得,打了三千多字,但是看完覺得根本是廢話連篇(掩面)還有好多想講的沒講我在幹嘛……真的是(嘆氣)

稍微刪改過一點。

以下,廢話注意

  埃內斯托‧格瓦拉,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世人給他一個暱稱:切;他的名字和頭像已經儼然成為一種革命精神的象徵,不死地在時代中留存。他的革命起始與終點間究竟有什麼樣的曲折?

  劇情簡介:

(這張海報超帥的,害我用彩色雷射印表機印出來之後很不想交出去)(滾

  1955年,「摩托車之旅」後,出身阿根廷,具有醫學背景,對革命充滿熱情的埃內斯多‧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在墨西哥城與正準備策動古巴革命的卡斯楚宿命性地相遇,也開啟了近代革命史上最令人動容的一頁。
  1956年11月25日,搭載包括格瓦拉和卡斯楚在內,一共82名武裝人員的「格瑪拉號」遊艇從墨西哥海岸的圖克斯班出發,在驚濤駭浪中航向古巴。甫一登陸,這支名為「七二六運動」的游擊隊便遭到親美政權「巴蒂斯塔」政府軍強力鎮壓,同行僅12人倖存。那一年,「切」才28歲……。
  電影分為上下兩部,上集(28歲的革命)講述格瓦拉1956年來到古巴,及其後所見所聞與內心的掙扎,最後投入古巴革命的歷程。下集(39歲的告別信)則講述他在古巴革命後,以假名出現在玻利維亞,與同志們展開偉大拉丁美洲革命,以及1964年他率領古巴代表團參加於紐約舉行的聯合國第十九屆大會,以一身橄欖綠軍裝引全球注目,至最後走向死亡的故事。

  觀後心得:
  有一種氣味,張狂而肆無忌憚,漫漫地渲染開,彷彿連空氣都能燃燒。我在看這部片時,偶爾會聞到那種氣味透進呼吸裡。
  
  影片最一開始是古巴的地圖,一個區塊一個區塊輪流亮起,然後是幾個打過重要戰役的都市。平淡的畫面表現方式搭配上有幾分凝重的背景音樂,似乎為這場革命先下了一個沉重的前提。
  隨後是一段切接受訪問的片段,以黑白片手法呈現。事實上,片中提到其他革命以後的事情,譬如參加聯合國大會的期間也是同樣的狀況。對照起後面革命時的彩色畫面,反而產生了一種微妙的對比:看著黑白的,彷彿很久以前拍下的訪談或會議情形,遙想格瓦拉當年的風範;跟著色彩鮮明、好像正跟著他們一起創造歷史的革命進展,真切體會革命青年的熱血。
  女記者的聲音非常清晰而專業流利,偶爾問題不免帶點美國一方咄咄逼人的意味語氣卻依舊平靜;至於切無論是抽著雪茄或者是回答問題時,總是給我一貫的觀感:瀟灑不羈,自適而有點任性的意味,彷彿革命青年一種張揚的魅力未曾也不會逝去。我深深記得剛開始一個片段是這樣的:電視上報導著切的事蹟及眾人給他的頭銜云云,而切刷著自己的皮鞋,瞥了電視一眼,又繼續盯著皮鞋。
  那時我僅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後來我想想,也許是震懾。那年切三十六歲,但他的舉止,恐怕比大多數僅有他年紀一半的青少年,還要更有恣意揮灑生命、自行其路的氣魄。

  第一場戰爭畫面是1957年5月28日,進攻馬埃斯特臘山區的軍營。沒有懾人的大場面,兩方的士兵都不算多,反而更有一種太簡單的真實感。在戰鬥場面中,有一段背景是格瓦拉唸著戰爭與和平中對於軍隊士氣影響結果的評論,和槍擊不斷、人員傷亡的戰鬥畫面無疑是一種微妙的對比。
  第一場成功的戰役後他們選擇在馬埃斯特臘山區落腳,休養生息,同時亦得到了人手幫忙,一群被政府欺壓想反抗的農民或工人自願幫助或是加入他們。然而格瓦拉並非來者不拒,他需要軍力,但不是要去送死的士兵。就像他對帶農民來的部下這麼說:「我不是跟你說過,只帶有武器的來嗎?要是我們被攻擊了,他們該怎麼保護自己?」
  也許是身為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格瓦拉也對教育有一定程度的重視。他對想加入他們的農民說必須先學會讀書寫字、他會優先考慮讓能讀書寫字的人加入部隊,哪怕只是一個少女都可以要她當老師。他如是說:「不會讀書寫字的國家,是容易受騙的國家。」他甚至可以在緊湊驚險的游擊生活中抽空看書、寫日記,因而有了《古巴革命紀實》這本作為電影藍本的日記。
  
  接下來的戰役或大或小,但是都一樣危險致命,格瓦拉雖然身為指揮官,卻也經常親上戰場,甚至在最後一戰,攻打聖克拉拉、手臂還掛在簡陋的吊帶上時,仍帶著槍一起在街道上進行攻防戰,不時處理狀況、下達命令。
  然而格瓦拉並不是天生就是一個游擊隊員、或是革命家,在他二十二歲騎摩托車環遊拉丁美洲那年,他才真正感覺到這塊大陸上種種不公不義。他在日記中寫道:「寫下這些日記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時,就已經死去。我,已經不再是我。」
  在瓜地馬拉見識過拉丁美洲政治被美國任意操控的悲劇後,格瓦拉逃亡到墨西哥,並在那裡與卡斯楚相遇。和卡斯楚並肩作戰的古巴革命,應該算是他第一場直接參與並深切影響的革命。然而,他一開始其實是軍隊中的醫生;在一次戰鬥中,當面前一個是藥箱,另一個是子彈箱時,他扛起了子彈箱。從這一刻開始,格瓦拉徹底從醫生轉變為了一名戰士、甚至後來成為優秀的游擊隊員。
  但他從未真正放棄自己醫生的身分,他在馬埃斯特臘山區時為貧困的農民看病、在部隊中時不時充當軍醫,他說:「真正的革命哪裡需要就去哪裡,可能不是直接的戰鬥,有時是為其他的任務……找尋食物、包紮傷患、抬著戰友們一道跋涉。然後……盡量照顧他們,直到他們可以自理為止,這才是革命的意義。」甚至,他更想醫治的,也許是遭受控制、病入膏肓的拉丁美洲:「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我們清楚地意識到,我們代表的是,底層拉美人民的希望、和眼睛,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都在看著我們。」

  電影中不少場景拍攝出自然景觀,無論是原始的森林、青翠的草地、乾淨的天空,而至於沉穩的山陵,都讓我彷彿在看另外一個世界一般恍然。然而我最印象深刻的,卻是一開始格瓦拉剛踏上古巴沒多久,還在躲避政府軍時的畫面。他在那段時間中哮喘偶爾發作,鏡頭切換:明亮的天光下,他在森林中倚著樹困難地呼吸、在黑夜裡面向燈光稀落的門外,有人拍著背緩和狀況……彷彿他只是一個不知所措的年輕人,懷抱著理想驟然闖進一場艱辛的革命,扮演的角色尚無足輕重。但沒有多久,他似乎就躍然成為卡斯楚重要的幫手,舉手投足間隱隱有領袖沉穩又灑脫的氣質,雖然哮喘偶爾仍侵擾他,卻無損風範。這教我有點不知所措,是他蛻變太快,還是先前只是他尚未進入狀況?
  不過不管如何,他的確幫了卡斯楚不少忙:指揮戰役、訓練新兵……而我從卡斯楚與他的談話中注意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卡斯楚經常使用句型諸如「我要(某人)……」、「你要……」、「你會……」,充滿控制力及信心的領導方式躍然其上。
  卡斯楚懂得協商、懂得計算成本、運用手段,在電影中與格瓦拉比較,我深刻地感覺到:卡斯楚是個政治家,而格瓦拉,是個革命青年。支撐他的純粹得多,有一部分正是他在訪談中所提及的愛:「愛。我跟你說,可能這讓人覺得很可笑,一個真正的革命者有大愛支持著他,對人性、正義、對真相的愛,不具備這些特質的人,很難成為一個真正的革命者。」然而他有愛,卻不代表他不無情,處決叛徒不手軟,且解釋得理直氣壯、對他國宣示主張毫不委婉,強調不惜任何代價。也許革命者就該這樣,該殘忍的時候要殘忍,否則會被自己害死;但也許殘忍偶爾控制不住,就失控了。

  那究竟革命者真切該有什麼樣子?
  「無祖國,毋寧死!」格瓦拉這一句在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教我震懾。
  他一直相信該武裝反抗政府,甚至不太認同卡斯楚與其他勢力的協商。例如他在聯合國大會上說:「我們的戰鬥至死方休,這就是我們生活的環境。」以及對卡斯楚:「真正的革命是藏不住的。」
  他表現出的革命理想,也許該說天真、過於理想化,但其言行的確令人動容。譬如對資本主義及個人主義的批判:「資本主義社會裡,人們生活在無形的牢籠中,比如:他們都相信個人奮鬥的神話,但他們不明白的是,屬於多數人的機會,是由不得個人所控制的。」、「個人主義,即群體環境中,單個人的獨自行動,必須從古巴消失。」他語意如此堅定語調卻又隨興、直言無諱,讓聆聽的我無以名之地折服。
  「我們只是贏了戰爭,革命現在才開始。」他對知道古巴政府已經放棄逃亡而欣喜若狂的部下這樣說。那時候我想,也許他已經無法離開革命而生存了,正如他後來寫給卡斯楚的告別信:「為保持革命者的完美形象,我只能選擇戰鬥,選擇一個鳳凰涅盤式的壯美結局……」
  電影休止在他要前往哈瓦那的路上,他喝止了開走別人車輛的部下,要求物歸原主。這一幕讓我感覺到他的純粹直率,但這也許亦預言了他未來和其他人、尤其是卡斯楚的分歧。儘管卡斯楚說過:「有點瘋狂是好的。」但瘋狂恐怕在他掌權以後就不需要了,從他對格瓦拉要求讓革命的火延燒整個拉丁美洲時說的話可略窺一二:「你也有點瘋了。」
  瘋了?看著格瓦拉堅定的眼神,很難與這個詞聯想在一起。但也許真要有點瘋狂加上堅定的意志才能夠掀起一場革命,不過同時,卻也足以毀了自己。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飾演格瓦拉的演員詮釋得相當出色,舉手投足迷人而灑脫,指揮調度冷靜有方、前線攻擊毫不膽怯,讓人相信他真的有其魅力能在革命中領導大批部隊。其在拍攝電影前所作的大量準備功不可沒,將一代革命者重現在觀眾眼前,彷彿親炙其風采。導演耗時耗力考究史實拍攝此片亦是不可忽略的付出。然而配樂運用方面我認為有些畫面不應配上過於大聲的背景音樂,如戰爭前壓抑的氣氛,寫實的畫面配上過於戲劇性的背景音樂反而顯得做作。

 

(這張其實在電影裡是看不到的XD因為會議畫面都是黑白的)

 

  格瓦拉曾對他的翻譯說:「孩子,這輩子,沒有誰是不可或缺的,不要認為你不可或缺。」
  也許我們可以有另一個英雄推動古巴革命,但我們得不到另一個切格瓦拉。
  正如他所說的:「我們可以說,革命有其瘋狂的時刻。」
  少了切格瓦拉,那些革命中瘋狂的時刻、甚至以後許多的時刻,都不會再相同。做為一個革命象徵(儘管他本人不承認)他的的確確成為了不可或缺的一個人物。

我真的還有很多想寫QAQ

譬如格瓦拉要翻譯對訪問的記者說:「告訴她她向我證明一件事:我寧可面對士兵也不願面對記者。」害我笑了XD

看了wiki後知道格瓦拉算是個毀譽參半的人,但是電影中給我的感覺真的就是很英雄XD既然是看電影寫心得就這樣寫吧(毆)

不過今天交了之後教授才說報告最好不要是看電影寫心得......誰管你(掀桌)明明課程就有電影欣賞啊!雖然是一月的事情然後報告繳交期限是這個月月底XD

我才不想再臨時找一個表演去看

就這樣吧,我廢話超多ˊ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