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衝莫內展,人不少,但展場空間大所以看起來不太擠

畫沒有非常多,我逛了一個多小時,有影片播放但不想看XD

在紀念品區只買了兩張明信片,雖然對L夾有點心動但沒有我最喜歡的那幾幅就放棄了,然後墊板背面竟然有英文字母、注音符號跟九九乘法表,花生蛇摸是......

一樣很討厭死小孩,有一些在展場跑來跑去,有一個在紀念品區大哭,槓,吵死了

在一些比較有感覺的畫前面盯著在筆記本中寫下一點感想XD

沒有任何專業素養或有建設性的賞析(毆)

以下

【睡蓮系列】

+像有火燃燒的水底。夕陽沉進水中化開漫成一條河。葉子浮在水上,無動於衷地彷彿成為異物。

+陰鬱的夜色。像不斷溫柔流下撫過表面的流水,是暖的,也是冷的。好像一種嘴角不帶笑的愉悅沉默,偶爾眨一眨眼。小小的花在裡面閃出模糊而純潔的光。

+妳覺得妳好像什麼都看不到。可是又有扭曲的模糊影子,是柳樹嗎?(根據我本人的視力,應該不是)

+妳感覺透視深藍的水底很難,但睡蓮散發著微亮的光叫妳別注意。可是無法。

+晨光微落下來的時候,是一塊一塊地落在某些水面上暈成模糊而溫柔的亮點。葉子有些黯然而沉默,不過感覺總會亮起來的。

+妳覺得那花紅得太不真實。亮而跳躍地綴在嫩綠的葉子上。然後妳望向水底。陰陰的藍和模糊的綠,妳總是在這種時候困惑於水有多深。

+太陽好像將要照到這裡來了,可是應該不會。外面溜了一些光進來,但妳安然地坐在陰陰的角落,提筆畫下一些光,花兒浮動在妳面前。

+夜色披落而下到一半的時候,妳穿過綠色的簾幕看見了幾朵色彩跳出的花,好像在對夜色做最後一點掙扎。

+清晨的光還是青白色的,有點兒軟。但勻勻地塗抹在池面上,都變得不真實了。好像是假的,好像是種過於稀薄的美感浮在那裡,似乎在又不在。

 

【花園系列】

+望過去的時候妳分不出哪些綠,但它們總是不同的。

+那一串連綿過去的粉嫩綠色被淺淺的紫色染上邊緣,好像是隱沒漂浮在裡頭,但又閃著明確而喧鬧的存在感。(這幅是在講紫藤,我想了很久,只寫出這句話,這幅超難寫)

+當天空被染色的時候,那些艷麗的紅色花兒也彷彿不再需要一朵朵地強調存在,而融成一片火光相映。

+天空是一種奇妙的夜色、混雜著白色。上面的綠已沉默了,底下卻仍泛著最後的一點光。

+妳躺在長草間看著天空。想著為什麼這樣很美。好像是妳看著草葉看著天空有雲。

+整棵樹花開的時候,妳感到無法把每一朵花都畫出來,那些妍麗是數不盡的。(這幅是玫瑰樹)

 

【河岸風光系列】

+田野的小路旁有幾棵樹,有三個人在走。地平線上開展的天空是熟悉的灰白、暈染著不同深淺區塊,妳想起外面的天空了。(那張灰灰的天空有夠像歹吧的啦=_=)

+被樹枝糾纏切離成網的風景令妳安心。毫無屏蔽會令妳害怕遭窺視嘲弄。並、臆想完整之風景給了不安的妳一點轉移注意力的機會。水面波光粼粼。

+妳無法決定看著被絲狀雲掩成青白色的天空,或跳著白色光點的水藍河流、抑或遠方多彩的花田。

+妳困惑地想,怎麼只有印象看樹在水中的倒影,而沒有天空?

 

以上XD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睡蓮系列(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