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想打死歐冠決賽裁判的掐哩,於是我把手邊的稿子丟上來了,我本來要寫電影觀後感的啊!!!!!!(完全無關的三件事)

  最難過的不是輸球(輸球是很幹)而是看到大家這麼難過的樣子,那個官腔到極限值但在這種時候特別顯得盡責過頭的矮子、跟那個EQ高到看起來像沒心沒肺的煩躁精、會怕到不敢看但比誰都在乎輸贏的少女、很帥很拚其實很為隊上著想的爺爺(幹)、幼稚鬼可是又老是滿場跑讓人很怕受傷的吉祥物三號(?)還有很多人,大家都很努力了,只是運氣不怎麼好而已,我知道有些機會沒把握到,但我真的沒什麼可罵的,點球這種東西也不過是運氣成分重的比賽而已(說實話胖子進球的時候我整個傻眼XDD)

  平常一口一個中邪,不酸會死的感覺,但實際上還是個飯啊(感嘆)接下來就是國家隊了!還有期末

  好了以下是40題(欸)沒有編號,因為我懶得數(靠)其實原本前面應該還有Prologue跟另一篇,但我Prologue還沒寫,另一篇覺得太鳥了決定重寫,就放這篇(幹)所以看不懂超正常,反正我本來就是寫開心的(幹

  以下

 

Virulence

  R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在不用吃東西也不會受傷的狀況下,怎麼還會有不少人埋伏在這裡。

  他之所以會在這裡,只是因為比較熟悉罷了,可以更快速且正確地判斷情勢以便採取行動。

  他背貼著建築物冰冷的牆,有點厭煩地維持著戒備。

  既然不會受傷也不會死,吃東西不會補充能量但是體力還是會流失的話,為什麼不省點體力想想怎麼離開,反而要去攻擊別人呢,愚蠢。

 

  有個女子慢悠悠地從另外一邊走來,拐彎走進了鋪著石板地的步行區巷子裡,手上沒有任何武器──短褲口袋裡微微浮出來的形狀似乎是刀子,不過是很不方便抽出來的位置。

  在女子還沒走出他注意的視線範圍內的時候,就有個男人衝了出來,毫不留情地伸手用一把亮晃晃的刀子往女子的咽喉劃去。

 

  R用眼角餘光注意到女子有不著痕跡地往後傾了一些,讓刀身只有尖端沒入喉嚨,但看她的表情和動作方式,與其說是刻意閃避,不如說是反射性的動作而已。

  女子因為瞬間的疼痛縮了一下,男人便跨上前去將她壓倒在地,粗魯而性急地開始扯她的衣服。

  R思考了幾秒,掃視了一下周遭,有點無奈地吸了一口氣,轉身衝過去,將槍隔著一小段距離指向男人:「滾。」

  男人有些錯愕地抬起頭,瞪大眼睛盯著R。

  他面無表情地回望,手指抵著扳機,手臂很穩。

  「滾。」他重複。

  男人突然嘿嘿地笑了起來:「你要為了這種事情開槍?小子,我告訴你──

 

  R開槍了,正中額頭,子彈沒有飛出來。男人一點聲音都沒再發出來就暈過去了。

 

  女子推開暈倒在她身上的男人,站了起來。

  「謝謝。」她說,神色平靜──甚至可以說有點漫不經心。

  「不客氣。之後要小心點,不會死不會受傷不代表沒有壞事會發生。」R冷淡地回答,微側過身慢慢走回原本的位置靠上牆,和女子始終保持相當的距離。

  女子留在原地,側頭想了一下,也跟上幾步,伸手從口袋中掏出帶鞘的水果刀,伸長手臂遞過去:「給你。我不想欠人情。」

  「這不是什麼人情。」R皺起眉:「武器留著防身比較有用,很可能會再被攻擊的。」

  他有點慍怒,這個女人把他的忠告當什麼?還是她覺得他會保護她?──不,從頭到尾她的態度都冷靜過頭了,她不是真的不在乎被攻擊或被救,就是太篤定自己會救她,但不管哪個都不怎麼合理。

 

  女子還站在那裡,不過眼底已經顯露出一點疲倦的神色。她就這麼站著,背後毫無防備,終於讓R忍不住開口了:「如果你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就把刀送給需要的人吧,我不需要。」

 

  女子聳肩,乾脆地放棄了。她仍將刀握在掌中,不過手臂放了下來貼在身體旁。

 

  「謝謝。」女子再度說:「祝你一切順利。」她用沒握刀的手向R揮了兩下,轉身邁步往商圈──原本是商圈的內部走去,多走了半個圈繞過霸佔人行道的機車。

 

  她沒說再見,R將目光收回來的時候想。雖然他也不想再見到她就是了。他的目光掠過人行道巷口的金屬拱門,上方的LCD螢幕一片闐黑;隨後他瞄過被他開槍打中的男人,對方依舊躺在那裡,腦中有顆子彈。

 

  天氣晴朗明媚,他卻突然感到疲倦。

+++

  後記(?):

  只是要說明一下,所謂的不會受傷是指就算被武器或其他東西刮到刺穿blabla的實感(譬如被刀子劃過)但只要異物離開,身體是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希望可理解

  但還是會痛,所以留在那邊就一直痛,也會暈過去XD

  沒為什麼,只是我的惡趣味而已(?)順便一提衣服也扯不壞,可以脫掉就是了XDDDD

  其實後面會慢慢解釋不過只是想先寫出來以免我自己忘記(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掐哩 的頭像
掐哩

Abends wird der Faule fleissig.

掐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